字如网推广

千面汉字意无穷

上传者:风云
来源:艺术与设计杂志 百家号
2020-11-21 16:30:53

如果要给中国文化抽简出一个最终的极致符号,答案一定是汉字。它并不是人类文明中诞生最早的文字系统,却是生命力最长最旺盛的。从殷墟甲骨上那些斑驳不清的笔画开始,公元前 1300 年至今,朝代更迭,疆土分合,这片土地上无数次的易帜,文字却如最顽强的拥有慧根的藤蔓,在六书的形制上延续演化着文明的森林。汉字正在当代承受着悄无声息的冲击,这种从书写到输入的变化会带来怎样的结果?

01

电子时代,书写的重量

SHANG WEI

尚 巍

笔染时光工作室主理人、独立设计师、汉仪字库及方正字库签约设计师、站酷千万人气设计师、《了不起的匠人2019》专访艺术家、全球首位为SAMSUNG三星品牌发声的艺术家、戴尔中国2020品牌合作推广人,著有《字不语》。代表字体库作品:汉仪尚巍手书、汉仪尚巍清茶体、汉仪尚巍少年体等。

尚巍与他的书法作品

4年前,25岁的尚巍从著名设计公司洛可可辞职,身上只有600块的他,在北京的出租房里一个人待了21天,用毛笔写完了9,169个汉字,完成了自己第一套手书字体“汉仪尚巍手书”,短短三个月之内它成了全国最畅销的字体,从平面海报到电视节目,尚巍都能看到自己的字。其实在孤注一掷发布这套字体前,尚巍预估过两种极端情况,要么短时间内获得大众口碑,要么被一部分推崇传统书法的人骂到风口浪尖上。结果这两种情况同时出现了。

尚巍从小学习传统书法,每天坚持习字

从5岁开始学习书法,到第一套字体推出,尚巍写了20年的字,几乎每天都要写。即便如此,从洛可可辞职的时候,尚巍并没有想去做什么字体设计师,更没考虑过手写体。当时他是满怀希望地准备去找下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。可是离开办公室前,挽留他的副总裁说了一句话,彻底刺到了尚巍的心里,“你离开这儿,在北京能养活自己吗?”

尚巍手书字库手稿“荒野体”

就因为这句话,在回家路上尚巍产生了一个念头,与其上班,不如试一试去做自己坚持了20年的事——写字。“如果赢,就赢了,不赢,我也是个‘破罐子’不怕摔一下。”

尚巍手书字库手稿“墨游体”

在进一步思考该怎么做,具体该怎么写的时候,尚巍反倒是回想起了平面设计过程中的一些经验。往往设计师想要一款比较有视觉冲击力的字体时,需要用各种素材拼字,耗时耗力,所以他想做一款一直没有过但设计师非常需要的字体。

我热爱它

只要能让我在北京生活

哪怕是生活得非常苦

我写的

每一个字一定是因为热爱

完成第一套字体尚巍手书后,拿到的钱虽然不多,但足够他在北京交几个月房租。到现在,尚巍已经完成了十几套手书字体,虽然内心充满了热爱,但每一次的创作周期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。从最初想赚房租,想在北京活下去的单纯奔头,慢慢地尚巍身上多了些行业责任感的包袱。尚巍觉得,这4年来自己靠的从来不是什么乍现的灵感,而是靠“憋出来”的,他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告诉自己不能停下来。

尚巍尝试不同风格的字体设计

尽管尚巍没想继续走传统书法的路,但只要拿毛笔写字,总有人上纲上线绕进“传统书法领域”。尚巍手书火了,尚巍也成了传统书法一派攻击的活靶子。对传统书法依旧充满敬畏和热爱的他,一腔热血也曾因这些批评覆灭过。“所以后来再有人问我,为什么做手写体,我就说我喜欢赚钱,这样别人骂我的时候,我心里就舒坦多了。”尚巍现在还是充满反骨的人,但他内心清楚地知道,“是因为热爱,想安静地做自己的事,放飞自我,懒得表达。”

尚巍手书字库手稿“古书体”

书法,是中国文化土壤中孕育出的一种特有的视觉艺术形式,在世界艺术中独树一帜,千年以来拥有巨大的影响力。现当代艺术兴起后,这种古老的艺术也在寻求新的可能,现代书法逐渐成型,不少人被质疑过,批评过,却没有办法改变,艺术和创作本应不受拘泥的本质。尚巍说,自己写得不是传统书法,只是手写体。也正是因为手写体,他的字才如此受欢迎,因为没人能否认在这个输入的时代,书写的温度显的特别珍贵和动人。汉字的魅力难道不正在于此吗?点撇横竖之间能藏天地,能见人性。手写,是我们对汉字最初的敬仰和最后的留恋,也是继续它生命的创造之路。

02

把文字还给自然

GUAN LEXIAO

官 乐 霄

LEXIAO DESIGN平面设计公司创始人。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的视觉艺术家,于2015年在伦敦设立Lexiao Design。

官乐霄说,背井离乡在不同文化环境下成长的人都会有一个时刻,一个moment——“别人问了你一个问题,然后让你产生了身份认同的危机。你回想,我到底是谁。”

刚到伦敦没多久,还在读本科的官乐霄认识一个很喜欢哲学的意大利同学,他问了官乐霄有关老子和孔子哲学观点差异的问题。这就是官乐霄身份危机的那个moment。“我突然发现,自己只了解一点皮毛,其余的什么都不知道,一个外国人竟然知道得比我多,我是不是特别丢人。”从这一刻的“打击”开始,官乐霄逐渐真正走进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世界。

《象形文字》系列

今年,他以自己从甲骨文和宋代书画那里获得的灵感为基础,创作成了新作品《此彼之桥》。“作为信息时代的后生,我的作品在尝试重塑传统经典。”其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《象形文字》系列以甲骨文的产生和形态为创作源头,将现实中拍摄的树木的照片根据甲骨文的结构进行有机的重组,并几乎以等比例呈现于尺幅近2米的纸张上,画面中所展示出的独特的生命里跃然纸上,似在展览空间中生长。“它们的生命力就在那里,在人类的想象力前充满了各种状态、情感、结构、起停、表达,还有方向。”官乐霄解释道,这既是他对作品的解读,也是他对于甲骨文形态的理解。

出土的甲骨文残片

甲骨文是官乐霄了解传统的文化的切入点。这种古老文字反而与他现在所学的平面设计更为相关。字体在平面设计领域是很重要的部分,一个好的设计师必须学会观察字体。中文字体本身包含的结构关系和表达功能,能同时满足市场需求的设计和研究需求的视觉传达。而汉字不论是结构还是节奏都可以追溯到七八千年前,能够把复杂各异的形态凝练起来,同时保留它的神态。

均为《象形文字》系列

从最初的灵感来源谈到这次作品的具体呈现形式,官乐霄希望我们能够感受到其中微妙而隐秘的关联性——不论是文字还是诗歌,存在于内部与外界之间——西方的文明是做“定义”,而我们的文明则擅长做“比喻”。

出土的甲骨文残片

的确,我们文字产生的源头便是模仿与比喻。在农耕社会下,我们祖先与自然保持了密切、亲近的关系,甲骨文中的很多字是直接描画了原物的形象,也就是象形字,这也是文字中最早出现的一部分。由此可见,中国的文字来源于自然。

我们祖先在创造它们的时候

一定是发现了

某些多于我们认知的东西

在我们的认知之下

还有更深层的内在连接

这是一种情感的共鸣,一种节奏的共鸣

我现在是把甲骨文还给自然,让它回归

因此,在官乐霄《象形文字》的作品中,他试图重新构建文字与自然之间的关联性,他试图在自然界生长的事物中间,去找寻隐藏的文字的“天然性”,以及它们之间结构上的本质相似。在他看来,甲骨文对其他事物的比喻和连接就像一支画笔,能让人产生更多的联想。

03

半个世纪的汉字匠心

ZHU ZHIWEI

朱 志 伟

字体设计师。曾任方正字库字体开发总监,现为汉仪字库艺术总监。主要代表作品有北魏楷书、铁筋隶书、方正博雅宋、方正雅宋等,同时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于2012年启用的舷号字体的设计者。

特写活字印刷铅字印刷版

1971年,16岁的朱志伟刚刚初中毕业,被分配到了北京外文印刷厂成为了一名刻字工人。在那里朱志伟第一次接触到了印刷字体,也不懂什么设计,只是给缺字的字模补字。但在他看来这不是个可以马虎应付的“简单的小活儿”,刻字是一份非常细致的工作,除了做到“随体”的要求(即刻出来的补字放入原来的文章中,需要跟原文其他字体保持一致。)之外,朱志伟渐渐开始琢磨汉字形体中的细节——笔画线条要利索,空档要干净,也要讲究传统书法中“计白当黑”的美感。

中国汉字与活字印刷术

20年宝贵的刻字工作,成为了朱志伟最宝贵的人生经历之一。“我比较特殊的经历在今天,在这个行业里很难再找到了。”在字体行业已经工作了50年的朱志伟感慨道。

1988年,因为印刷厂的合作项目,朱志伟被派到深圳科技工业园,协助朱邦复(“中文电脑之父”,是中文终端机、仓颉输入法、汉卡的发明人。)工作室开发中文字体。在这里,朱志伟第一次接触到了电脑及电脑字体。当时除了日常工作外,每天下班后,朱邦复便给大家“讲课”,讲汉字的分类、汉字的智慧,虽然只在这里工作了短短1年的时间,却对朱志伟的人生产生了转折性的影响,他意识到刻字已经不会有出路了,电脑造字才是未来中文字体设计的方向。

1991年,朱志伟离开了工作了20年的北京外文印刷厂,被王选招进北大方正。虽不用一刀刀刻字,但简单的把关和管理工作也与想象的不同,朱志伟想找到一条出路,便开始寻找隐藏在汉字中的基因密码。

中国汉字与活字印刷术字模

早期方正字库并不直接设计汉字字体,而只是从老字模厂购买原有的铅字字稿,再对照着字稿把汉字按照一定比例放大描在稿纸上,扫描进入电脑后重新进行调整,例如我们最熟悉的宋体、仿宋、黑体和楷体。这个过程比较机械,没多少创造性。没过几年,字模厂的字稿已经差不多用完了,对新字体的需求被提上了日程。

字体是与社会同步发展的

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

发展到什么水平

就会产生与社会相适应的字体

一直以来朱志伟收集、整理、研究了各国的报纸,特别是跟我们字体相似的日本,他发现相比字号大,字迹清晰整齐的日本报纸,我们的报纸在整体视觉和阅读效果上都很不如人意。中国报纸几十年如一日地统一使用着由上世纪60年代从日本进口的“秀英体”改良后的宋体字,也被称为“报宋”。铅字印刷时代,要给铅字留出“吃墨”的距离,字模笔画做得纤细,而数字时代的排版这个传统问题完全不存在了,字体也就必须得跟着变。

不同字体中提炼的笔画造型

更重要的是,朱志伟凭着对汉字字形的熟悉,慢慢总结出了当代造字的密码。他整理出了包含汉字基础部位30个笔画的25个字,从它们出发,便能拼出500个基本字,接着就是2800个常用字。

朱志伟设计的两款常用字体,风雅宋和玄宋

当年朱志伟刚刚进入方正的时候只有十几套,现在每年有100多套新字体推出,做这行的“匠人”“工艺美术师”也变成了当代的字体设计师。用匠人精神跟字体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朱志伟认为,“我反对首先用艺术的标准和角度评价字体,它应该是一个实用性的产品,而不是纯粹的艺术。但它又不能完全离开艺术。这也是字体设计的难点——要把握实用与艺术的关系。”在他看来,汉字本身就包含着天人合一的美感,“它不是某个人创造的,而是在长期书写中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种美感,一个字中包含了轻重、粗细、黑白的对立统一”。作为一个字体设计者,要把如此复杂的一套语言文字,千变万化的结构呈现出一套和谐统一的作品,“一旦实现了,你会感受到字体它能产生出来的力量”。


免责声明:该文来源上传者上传或转载,也有作者本人供稿或转载,不代表字体视界、字体资讯、本公司的观点和立场,本公司并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内容展示传播目的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阅读与学习,丰富互联网信息。【该文如有涉及内容、文章、图片、字体侵权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下线处理。(举报邮箱:font@iekie.com ;举报者请提供:姓名、电话、如涉及版权请提供版权所属证明文件),我们会在收到举报邮件后尽快给予回复,经查属实会对内容进行下线处理。】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