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如网推广

字体难题:做字慢收益少 版权问题尚无定论

上传者:圆子
来源:北京日报
2020-08-01 22:31:10

被字体设计者看做业内盛会的第二届“汉字24时”活动在深圳举行。2011年的第一届“汉字24时”,不少在网络相熟的字体爱好者们在活动现场相聚。与两年前相比,今年的活动现场有了更广泛的参与,字体设计的讨论也进入了更深的层次。但是直到今天,“使用字体是要收费的”,对不少人来讲,依然是一件新鲜事儿。迟迟未能建立版权规范的国内字体市场中,字体设计师们的心血之作仍难以转化为财富。


U560P4T8D5609475F107DT20131212090706.jpg

U560P4T8D5609475F116DT20131212090706.jpg


 1 小众圈子


  “除去方正汉仪这样的大公司,独立的字体设计师不到十人。”

  ——字体研究者张弥迪

  这是字体研究者张弥迪第二次参加“汉字24时”活动。两年前谈字体,更像是一个小众话题。如今,随着“中国汉字听写大会”的热播,来参加活动的人已经不只是字体的爱好者们,平面设计师、专业院校以及业界代表都出现在现场。但是,字体设计这个行业是否已经真正走入大众的视野,似乎还是要打个问号。

  在豆瓣小组“字体交流与鉴赏”里,有过书法经验、喜欢传统文化、做过设计工作,几乎是聚集在这里的爱好者们的共性。说是业余爱好,但小组里的讨论却显示着不亚于专业设计师的轻车熟路。有一个正在做黑体的人定期来组里“打卡”,新画好字稿的人会在这里分享,探访字体设计老前辈的专访文章也偶尔出没,连不定期组织的线下活动,都是去参观上海的字模厂。

  据创始人厉致谦介绍,“字体交流与鉴赏”小组的建立还有一个伏笔。2007年,英国导演Gary Hustwit拍摄了有史以来第一部关于字体的电影《传奇字体》,在北京的杜钦召集联络了五位朋友共同翻译了这部电影的字幕,也因此形成了一个模模糊糊的“字体设计圈”。之后,这些人相聚在豆瓣小组,并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同好。

  康熙字典体的设计者厉向晨、浙江民间书刻体的设计师应永会、造字工房的创始人丁一……字体设计界如今叫得出名号的人,也都混迹其中。“因为做设计有契机接触和使用字体,但又很难完全靠字体设计来养活自己。所以,我们这些人大多是做着日常的设计工作,闲下来时才能研究研究字体。”同时也是平面设计师的张弥迪,这样解释大家的行为模式。

  “字体设计是一个小圈子。”张弥迪说,由于盗版猖獗,字体行业的规模只是维持在方正、汉仪等少数几家大公司和部分小公司勉强存活的局面。起初为做字体库而诞生的造字工房,目前其实依靠的是做广告字标业务来维持运营。独立的字体设计师更是屈指可数,总人数不到10人。厉向晨解释,字体设计在国内还没有成熟的市场环境,这几年因为维权官司才被一部分人知道,“但是真正完全做字体的人并没有多少,而且这两年坚持下来的人,也越来越少。”

  中国汉字字库的总量,最近一次可查的数据显示,2012年为421款。与之相比,文字中仅有一部分为汉字的邻国日本,拥有汉字字库多达2973款。根据方正电子字库业务部副总经理黄学钧的估算,经过这一年的生产,目前我国汉字字库大概有五六百款,“但这个规模显然还远远不够”。

  2 做字艰难

  “做字需要漫长的时间,也没有明显可观的收益。”

  ——字体设计师厉向晨

  做字体很难。字库的国家标准中,一套GB18030-2005字符集,就包含了7万多个字符;GB18030-2000字符集,也收入了27533个汉字和1000多个字符。对独立设计师而言,做完一套字库最快也要两三年,而且一般也只能做到七八千字。

  独立字体设计师应永会手头现在正做的字体有三款,其中,浙江民间书刻体花了三年时间,做了4000多个字。他的博州小楷书体从2009年开始做,做到2011年有了2000多个字,但是今年重新捡起来时,又觉得很多地方需要修改,就又得从头开始做,到现在只有1000多字。汲古书体是他最早开始做的字体,2007年做了一段时间感觉不太满意而中断,到2011年,在翻到当年的资料卡时才重新捡起来,现在大概有3000多字。

  “这次参加‘汉字24时’活动,我用的字体就是汲古书体。”用精工细作来形容应永会的做字方法并不算过分,他每天只能在工作之余抽空做几个小时,一次也只能做二十几个字。“我的做法也和商业化的做法不大一样,他们一般就是先把基本的笔画,像偏旁部首这些做完,然后叠加造字,再进行修改。”应永会的字体设计里,即使是同一个偏旁,在不同的字中出现时也都不太一样,会根据字本身的结构进行微调。“我这是个人化的做法,有时需要先写字稿,然后对照字稿在电脑绘图软件中描摹出大致的轮廓,一个横都需要很多个节点连起来,拐弯、边缘和形状则要根据字体特点进行微调。”好不容易做好了设计,还要把字体编码再转成矢量字(即电脑中字体存在的格式),最后才能形成字库。“因为也不图什么商业利益,就一个字一个字地在软件里画,所以也就比较慢。”他说。

  厉向晨觉得,这也是为什么独立字体设计师鲜见的原因所在,“做字需要漫长的时间,也没有明显可观的收益,仅凭一时兴起很难坚持。”他现在也不怎么在字体组里发言了,“豆瓣小组里前两年还算热闹,大家会凭着爱好和热情去讨论字体,但是如果只做字体,个人很难维持正常生活。只这一点,就让不少最初热衷于做字体的人退却了。”即使已经是业内比较知名的独立设计师,应永会的本职工作也还是做平面设计,“在国内目前盗版猖獗的环境下,依靠字体收取版权费用,是不太现实的。”他说。

  像造字工房这样的专业设计公司,有大概10个人的字体设计团队,一年能做的字库不过六七套。一套6800字左右的悦黑字体库,是由两三个人的小组用了近半年时间做成的。业界主力军方正电子每年大概能生产二三十套字体库,但是做好一个2万字的正文字体博雅宋,5个人的团队花费了两三年的时间。

  3 逆境生存

  “我们每年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做字体开发,但网络上到处都是盗版下载的链接。”

  ——方正电子字库业务部副总经理黄学钧

  每次都是靠版权官司才为人所知,这种窘迫的境遇是字体设计行业目前不得不面对的现实。

  2007年,方正电子起诉暴雪网游《魔兽世界》,起因是对方未经许可使用方正北魏楷书、方正剪纸、方正细黑一等五款方正字体,索赔达1亿元人民币。2008年,方正电子起诉宝洁旗下“飘柔”二字未经许可使用倩体,要求百万元赔偿。2012年,造字工房发现电影《失恋33天》中多次使用悦黑字体而未付费,在官微中宣布要提起诉讼,后以协商方式解决。就在今年9月,电影《被偷走的第五年》未经授权使用了独立字体设计机构“新蒂字体”的作品,在网络上又是掀起一番口水战。

  “我们也不希望,大家对方正字库的印象就是一直在打官司。”黄学钧谈到之前的两起侵权案表示,国内目前并没有建立起对字体使用要付费的共识,这让字体设计行业的运营举步维艰。“即使是方正电子这样规模的公司,投入产出也根本不成正比。我们每年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做字体开发,但是网络上到处都是盗版下载的链接,正版授权费用根本不足以维持字库业务的继续。”黄学钧说,在整个方正集团的架构中,“字库业务不是赚钱的那一部分,要用其他业务来保证运转。”

  从已有侵权案的判决结果来看,字体涉及的版权问题尚无定论。在对暴雪的侵权案中,2010年方正一审被判胜诉,但赔偿结果仅为140万元及合理诉讼支出5万元。这个结果不仅与方正提出的1亿元索赔金额相差甚远,更重要的是,对于字体涉及的著作权,法院仅认可了字库字型的美术作品著作权,而并没有认可字库程序的计算机软件著作权。

  在方正诉宝洁案中,2011年终审判决方正败诉了。法院并没有承认宝洁使用的单字“飘柔”的美术作品著作权需要单独付费,而是认为只要购买了字体库,就能默认使用单字。

  对这两件字体版权案的不同结果,黄学钧的判断倾向于认为这是法院的“一种平衡”,“毕竟目前国内盗版字体下载太普遍了。如果有很明确的法律法规认定这些行为侵权,法院会担心引起过多的字体侵权诉讼。”

  国家语委语言文字研究员厉兵在公开讲座中也提到,汉字作为日常使用的语言工具,字体的版权问题虽然炒得很热,但是否应该立法保护,在政策层面短期内很难有定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字体的广泛应用是这一行业依然存在的根本原因。方正目前面对的主要客户为出版社、报社等平面编辑机构,重视版权问题的大型商业公司如宜家家居也列居其中。出版装帧设计、平面广告、海报、产品标识等领域,也大多会为了配合设计选用特殊的字体。而个人字体设计师推出的字体,一般会公布在网络上供用户下载,用户可根据需求不同,选择试用版、付费版或商业版。

  4 发展预期

  “让大部分平面设计师开始形成版权观念,这至少是促进行业走进良性循环的第一步。”

  ——造字工房创始人丁一

  更多的字体设计师们,依然寄希望于像方正电子这样的大公司,能够在维权方面取得更多的进展。11月30日,方正电子就因在中文字库领域版权保护的贡献,在第六届中国版权年会上被授予“中国版权产业最具影响力企业”。

  但是,面对如此的赞誉,方正字库本身却并没有太多乐观的期待。在北京上地方正大厦的字库业务办公室,黄学钧身后堆了将近一米高的字稿,却还要面对现实。他说,这两年方正字库被侵权的行为依然大量存在,但是之前的两起诉讼让他们意识到,“光是打官司的成本都会很高”。据造字工房的丁一介绍,和《失恋33天》协商的最终结果是对方支付了字体库的原价两万元,“我们都没有多要他们侵权应付的那部分费用”。

  面对维权难题和公众对字体版权保护的淡漠,丁一希望,字体的主要使用者——平面设计师们都能来下载官方的字体库,进而改变以前下载盗版字体的使用习惯。针对个人用户,造字工房已经打算近期推出免费版本供下载使用。“让大部分的平面设计师形成版权观念,这是促进行业走进良性循环的第一步。”丁一说。

  为使大众提高对正版字库的认知度和接受度,方正字库也在去年四月份推出了淘宝店,个人版本的一套字体库只卖两元钱。“淘宝店刚开时,形成了一个购买的高潮,不到一个月就做到了两个皇冠,收到超过两万个好评。”但是,黄学钧也承认,光顾淘宝店的人更像是表示对字体行业的同情。“经过开店期短暂的热卖,销量到现在,过了一年多了,还是维持原状。”他认为,字体的版权问题不彻底解决,市场就很难规范。

  对于行业发展的预期,黄学钧说:“市场规范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,五到十年都不为过。”不过,字库业务自方正创立之初延续至今,“方正有天然的使命感要坚持下去。”应永会也用一句玩笑话说出了期待,“如果每个使用字体的人都知道付费,估计90%的平面设计师都会来做字体,我们的汉字也会更多种多样吧。”


免责声明:该文来源上传者上传或转载,也有作者本人供稿或转载,不代表字体视界、字体资讯、本公司的观点和立场,本公司并不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内容展示传播目的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供广大网友阅读与学习,丰富互联网信息。【该文如有涉及内容、文章、图片、字体侵权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下线处理。(举报邮箱:font@iekie.com ;举报者请提供:姓名、电话、如涉及版权请提供版权所属证明文件),我们会在收到举报邮件后尽快给予回复,经查属实会对内容进行下线处理。】

推荐文章